陪伴老師成長的專業教授與試辦學校:合作、尊重與支持

訪談對象:國立新竹教育大學陳美如教授、國立新竹教育大學附設實驗國民小學校長孫瑞鉑、教務羅月華主任、研究何奕慧主任;
訪談者:張素貞老師、游雅媚、鄭涵尹助理;
逐字稿:林盈佑、鄭涵尹、游雅媚助理;
撰稿:張素貞老師
【學校基本資料】
國立新竹教育大學附設實驗國民小學 & 國立新竹教育大學教育系陳美如教授
班級數:34班、學生數:993人、教師數:62位、參與試辦教師人數26位。
試辦期間:95、96學年度參與第一、二年試辦、97學年度進入第三年試辦。

結合教師專業發展與發揮附小實驗研究的功能參加試辦
新竹教育大學附設實驗國民小學(以下簡稱竹大附小)是一所體質優異,教師的專業素質普遍較高,且受到家長期待和信賴的學校。當教育部於95學年度起,推動教師專業發展評鑑的試辦時,孫校長對於是否參與曾思考良久,由於深入推敲這是一個以教師專業發展為主軸的試辦計畫,而孫校長來到這個學校服務,就經常的思考「如何讓附設實驗小學發揮實驗研究的功能,結合教師的專業成長,讓教育現場的學生獲益更多?」既然,此試辦計畫的精神和自己的辦學方針及恢宏附小「實驗、研究」的信念相近,就想依照教育部之試辦計畫,帶領大家以行動研究的方式參與試辦,實踐的想法先鎖定「教師專業成長」,將「評鑑」暫時擱置在一旁,爭取老師的認同。

透過小團體的專業對談,發現學校的優勢及教師應努力實踐的方向
然而,教師聽到「評鑑」兩個字,就有莫名的焦慮甚至抗拒,不過一定得要說服參與試辦的教師真正了解教育部推動此方案的精神,是以教師專業發展為主軸的,才能解答教師的疑惑和焦慮,當時竹大附小先組成小團體的讀書會,讓大家的共識有焦點。參加的成員有教務主任、研究主任、實驗研究組長、級老師及孫校長共5人,選定的書目是陳佩正教授所譯作的「教學視導」一書,在讀書會的討論中,竹大附小的團隊發現「教導視導」一書中,談及教學觀察的重點,與竹大附小本身實施的數學課室討論文化研究方案是一致的;以「數學課室討論文化」為例:觀察者將觀察的重心移至學生的學習,如學生如何的解題」、「分享解題想法」、「小組提問」、「全班討論」,再以觀察到的內容,做為教師專業成長團體討論的素材,在討論、辯證、澄清的過程中,提升老師的教學專業能力。這樣的教學觀察,已跳脫「教學觀摩」的形式,降低了老師的焦慮;在討論的過程中,老師們也看到自己學校的優勢,許多老師已具備教學觀察的能力,至於如何實施、運用並擴大影響,就成為竹大附小老師一起努力的方向。

試辦的各階段需要不同的專家學者支持與協助
試辦的初期,竹大附小辦理第一次初階評鑑研習,首先聘請到新竹教育大學的大家長--曾憲政校長,他是教育部試辦教師專業發展評鑑的總召集人。曾校長將高雄市推動的經驗分享給全體教師,他說:「如果不把評鑑當作考績的依據,而只是當作一面鏡子,作為教師自我調整的準則,教師就比較容易接受。」鼓勵學校依據學校的特質自訂評鑑指標,及參與評鑑的老師勇於打開自己的教室,讓自己信任的同儕夥伴,看見自己教學的優點與不足。曾校長在評鑑基本概念的分享,讓許多老師卸下了心防,面對教師專業發展評鑑,不再那麼不安,不過,孫校長於研習結束時,仍伺機向全體教師承諾,將提供學校教師一個「安全無虞的」教師專業發展環境,以減輕教師的焦慮,同時,也獲得老師們的認同
初階研習的三天的課程中,台灣師範大學教育政策與行政研究所潘慧玲教授的團隊協助進行相關課程,包括評鑑規準、教學觀察、教學檔案、專業成長的規劃等,主講者在試辦計畫中詮釋可行的作法,試辦初期藉著「初階研習」的辦理,對專業發展評鑑理念的澄清、規準的選擇,及評鑑方式的操作等,幫助參與試辦評鑑的人員有更清楚的聚焦。
竹大附小此次參與試辦教師專業發展評鑑,在立足點上比別校好了許多,因為蔡文煥、李麗霞兩位教授多年來帶給學校許多教學的新理念,例如:數學課室討論文化、語文思考地圖…;另外,在竹大陳惠邦教授的帶領下竹大附小也成為「電子式互動白板」實驗學校,種種的教學創新嘗試對於精進教學有很大的助益。
訂立教學觀察的評鑑指標時,由於學校數學領域課程討論文化早已進行3年多了,3年多以來的數學課教學觀察從觀察老師的教學,到下午與蔡文煥教授一起開會討論,孫校長指出:「附小的數學領域教學的討論文化,早在試辦教師專業發展評鑑之前就形成」,老師們在教授指導下,認真的思考每節數學教學的重點,特別是引導學生學習數學時,願意動腦筋去思考、並解決問題。透過教學觀察活動,觀察者關注在學生的學習,同時,教授也以一個師資培育的教授立場,帶師培學生一起參與,孫校長說:「在現場觀察除了我們自己同學年的教學夥伴外,還有研究生也在教室裡面」他們以纖細、敏銳的心,分組觀察學生解題的歷程,並記錄之,以做為專業成長團體討論的焦點,參與討論的老師輪流提出自己所觀察到的學生解題方式,提供大家討論思索,教授再適時的切入問題,引導大家做更多面向的思考。
課室教學觀察的焦點有別於傳統的教學觀摩,參與者比較關心學生在學習時是怎麼想的,也就是學生解題的步驟。在討論的過程中,有人會先拋出今天觀察所見,接著有人會開始回饋,甚至提出疑惑的地方。孫校長發現「數學課室教學觀察討論」的目標著重在讓學生能成為一個自立自主的學習者,學生的學習歷程很重要,在「數學課室討論」中,老師所提供給學生的學習歷程,是藉由討論並且與他人磋商的過程,透過澄清、說明、質疑、辯證之後,最後形成了共識,這個共識也就是學生們學習數學的想法。
李麗霞教授則專研於語文學習領域,早期新竹師院的「國小實習輔導教師輔導知能與實習教師教學知能專業發展之研究」(簡稱QA計畫),當時孫校長尚未到竹大附小,但學校極少數的老師就已經加入團隊學習新知能,並慢慢引入學校,擴大帶動老師們成長。目前,李麗霞教授還與竹大附小老師一起進行「語文教學融入ICT之案例研發評估與推廣研究」,係由對語文教學有興趣的老師參與,著重在教師教學能力之提升。以上這些專案或研究計畫,都是以促進教師專業發展為主軸,各有參與教師群且行之多年,已深深影響到竹大附小教師對於專業發展的態度和行動。

尋找願意陪伴老師成長的專業教授,成為攜手的夥伴
竹大附小的老師由於接觸新竹教育大學的教授相當頻繁,對於每位教授專長、研究內涵都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找誰來擔任教師專業發展評鑑的諮詢指導教授,校長先請主任們仔細思量。直到有一天,孫校長在竹大的會議上,巧遇了陳美如教授,邀約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孫校長對美如教授的認識,源自在新竹市擔任自然與科技學習領域輔導團的召集人時,曾聆聽過美如教授「學校本位課程評鑑」的演講,對美如教授留下鮮活的印象,對於她能實務的帶領一群國小教師從事學校本位課程的評鑑,更是佩服!
孫校長先影印了陳美如教授所著的「學校本位課程評鑑~理念與實踐反省」一書中的序文--課程評鑑的想像與盼望,文中她談到:
課程評鑑應從教育現場中逐漸生根,自我萌發,不為別的,而是因為自己認為「需要」
課程評鑑是一場與自己競賽的長跑,它容許教師在其教學生活世界有不同的展現形式,鼓勵教師在教育場域中實踐自己的生存美學
對於教學早已需要「沒感覺」、「不負責」的教師,是種「必需」
課程評鑑對於改革過程中,存著困惑的教師,是一種「釐清」
課程評鑑,對於早已能自我反省、改進與更新的教師,是一種「尊重」

每一位參與閱讀的主任,都喜歡她的柔軟,喜歡她對現場教師的尊重,因此開始努力的與教授取得連繫,終獲回應了,她說:「願意無條件陪學校走一段路,而且不需任何代價,只要讓我的學生(竹大學生) 有機會向你們學習即可。」教授願意「無條件陪伴」,特別是「她懂得我們每一個老師對評鑑的奢望」縮短了彼此的距離,拉近了彼此的關係,更且,美如教授自己擔負師資培育的工作,教學現場對她而言,是理論的實驗室,多麼希望她的學生能有機會早日進入教學的現場,就這樣「一拍即合」成為專業攜手的夥伴。

指導教授先引導試辦教師確定評鑑內容
竹大附小第一次的教師專業評鑑指標研訂會議,是由美如教授先向與會教師做有關評鑑理念的分享,並在多次交互討論、辯證、澄清的過程中完成指標的修訂,歷程艱辛,但是老師收穫良多。
對於指標的審視與訂定,學校先從評鑑的四大內容開始討論,一是「課程設計與教學」,二是「班級經營與輔導」,三是「研究發展與進修」,四是「專業精神與態度」。在這之前行政團隊互相討論的過程中,就刪除了第四項「專業精神與態度」,其主要的想法是,「假設一個老師前面三項都做得很好,那麼第四項專業精神與態度就已經達成了」。此時,很多老師都表示認同,所以附小把第四個評鑑內容刪除,美如教授也表支持。

指導教授參與對話,尊重教師參與試辦的主體性
決定學校試辦的評鑑內容後,接下來就是討論評鑑指標,孫校長擔任主持人,美如教授擔任諮詢的角色,參與試辦的老師們透過對話的方式,將選定的參考版本之指標條文逐一討論,思考並辯論著哪一條指標要留下來,哪一條不適切,甚至指標是否須因職務、領域而異等…,美如教授在一旁聆聽,尊重教師參與試辦的主體性,她認為「老師是教授的研究夥伴,長期被觀察,準備教學、參與討論,雖會實質的改變教學,提昇教師專業素養,但是如果讓老師成為主體,老師的角度看待自己的教學,在夥伴討論的過程中,反思教學、改進教學、記錄教學、書寫教學成長故事,那麼教師專業發展的深入性與豐富性就會更不一樣了!」

訂定評鑑指標先於評鑑方式
在發展指標時,究竟是先定評鑑的方式,再訂評鑑指標,抑是先訂評鑑指標,再訂定評鑑方式,孫校長認為是:「評鑑指標是這項評鑑工作的根本大法,如果我們不先訂,可能每年都需要依著評鑑方法的不相同,來修訂評鑑指標。」參與試辦的老師相當擔心的說:「檔案評鑑是全部的指標都要評鑑嗎?」由於評鑑內容很多,老師們認為「檔案應該以逐年完成為考量,比較好」,孫校長亦尊重老師的想法,將這個部份保留給全體參與評鑑的老師共同做決定。美如教授曾在某次的會議結束時說了一句話:「這所學校的老師好有活力,我喜歡!校長帶領大家思考的角度,完全以教師的角度去出發,這個更是不容易!

試辦歷程伺機將討論的歷程與全體老師分享
一開始,美如教授先和孫校長互動,後來孫校長請美如教授一同參與教師們的討論,並很快的與教師們建立夥伴關係,在數週的星期四早上,陳美如教授會參與討論評鑑指標的內容和評鑑的想法,採用老師們分批的方式進行(沒課就來),大家一同的想法是希望竹大附小的評鑑希望走向「本土化、理念主軸在地化」並將學校的優勢展現出來。
美如教授和附小夥伴接觸的過程中,最常運用聊天的形式,傳達重要的概念,在陪同附小試辦的歷程中,她希望:「校長一定要將討論的進度,向全體教師報告,讓全體教師都能清楚理解學校的作為與進度,但是要尊重老師選擇加入教師專業發展的時機」。
孫校長最常運用教師晨會時間,向全體教師清楚的傳達目前的進度,包括討論歷程的簡述。參與試辦的老師,能清楚的掌握最新試辦資訊,對於試辦跨出的每一步,都在「參與」和「已知」的範疇內,自然能安心的試辦。

重視指標的意義與關聯性之連結
在評鑑的歷程中,老師在討論的過程中會不斷的想像,究竟指標之下的參考檢核重點在教學觀察或教學檔案中應如何表現比較適切?美如教授亦清楚的看到了老師的盲點,她說:「有關指標的『意義』與『關聯性』之連結,需要對未參與訂定指標的人,架設一個橋樑,讓大家都能理解其所代表的意義。」教授一針見血的提示,也是後續學校需要努力實踐的焦點。就像九年一貫課程綱要,能力指標訂好了,由教育工作者各自表述,其標準可能有N個,因此,教育部對能力指標重新規範。以數學領域為例,「附錄二/分年細目與詮釋使用說明」讓大家依循的標準更為確實可靠。因而,如何將評鑑指標的「意義」與「關連性」更具體的描述,並且將之書面化,讓初次接觸者可以很快的理解其內容,成為竹大附小第二年教師專業發展評鑑的重點工作。

指導教授分享輔導經驗與回饋
平等互惠的輔導
美如教授對於孫校長主動找她,她從不認為「上對下」而是「平等的」,竹大附小的老師在教授面前會以一種最正常的態度面對教授,會願意去提問、討論和分享。
美如教授指出輔導委員並不需要做太多的指導,要給學校多一點空間去發展一些東西,她覺得自己是「陪伴」,然後「分享經驗」,從來不跟老師說要怎麼做,所以從討論指標開始,在討論指標的過程當中,知道老師們彼此在乎的是什麼,也藉機做了一些澄清。
她會不斷的提醒自己:「不要是一個做結論的人」。她覺得這樣老師才會願意說,美如教授指出在教師專業發展裡面很重要的一點是:「不管是輔導的教授,或是現場的老師,不管是初任或者是資深的,大家有一個想法就是,彼此是很平等的,對話的焦點就是教師的教學,大家放在一個平等的點,共同關心專業發展跟教學這件事,那我們就很容易去談」,她覺得把「輔導諮詢」定位在這裡,很多可能性就會出來。

當自己為容器去參與,回應是自己的經驗或是其他學校的經驗
美如教授提到自己每次進到學校,都會先把自己有的東西都拿掉,當自己為一個容器,這樣去參與,到現場裡面將自己所看到的,給一些回應,那回應的過程部分是自己的經驗,或是我看到其他學校的經驗。她不會給理論性的東西,因為她覺得「理論跟老師比較沒有辦法直接的串連」,倒是她認為「老師有感覺了再去讀理論會比較快吸收」。

視輔導為轉化的媒介
輔導教授多久去一次學校,以及一次多少小時?視學校的需要,原則上大概都一次兩小時,至於多久去一次大概就看學校,美如教授並不會主動打電話給學校,但關心的方式如:「帶學生去參觀,我會問一下現在學校情形怎麼樣,孫校長偶而會針對目前遇到的一些難題E-MAIL給我知道,學校找教授去的時候大概就是有老師在討論,學校與我是先從討論指標開始,但其實討論指標的時候我還不是委員」。教授自認為:「自己到學校輔導只是一個轉化的媒介,讓本來有的東西產生出來,我覺得我們在外面的人沒有辦法給什麼」。

放慢腳步,試辦應容許各種不同的步調與型態
輔導教授陪著試辦學校一段時間,其實可以感受到這次教育部推動試辦教師專業發展評鑑,和以往推動的教育政策不太一樣,應該可以感受到教育部願意放慢腳步,所以有很多東西會慢慢出來,這是美如教授看到這次計畫跟以往有些不同的地方,其實主事者只要理念是對的,就可以「等下去」,還有就是「陪伴」,輔導教授願意扮演這樣的角色,老師的潛力就出來了!


陳美如教授參與與竹大附小評鑑指標討論會議,給予正確方向


老師辦理教師專業發展評鑑他評教學,教學領域--數學


他評後,觀察教師立即進行觀察後的討論會議,彼此支持與成長

註:本文已刋載於「教師專業發展評鑑案例專輯II